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家智库

窦云飞

2019/1/9 16:37:00来源:编辑:

用平凡的疗法调治疑难杂症

现代医疗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,但医疗现状是:许多常见病被治成了慢性、疑难性、顽固性疾病。许多调治得当可康复的疾症被现代医学权威人士,医疗机构判为不可逆转的疾症 .

对众多顽疾固症真的就不能治愈吗?中医先贤早已给予解答:‘世无难治之病,有不善之医。(诸氏遗书除疾)’。古人有何据发此宏论?是因那些得道大医,能在复杂的病机中弃繁从简,抓住主要病机即:“百病皆由痰做崇”,“怪病多痰”,“血不活命不长百病生”。为何痰能治百病?是因其粘滞的特性,阻碍气血。津液正常循行,脏腑、百骸得不到气血津液濡养,轻则功能降低,重则各器相克功能皆废。

痰由何而生?人道与天道同。“流水不腐,户枢不蠹”。依此推论:人体气不行则成“滞气”;血不行则成“败血”;津液不行则成“水湿痰浊”,这些不易被代谢,留存于人体内的腐败物亦是毒素的混合体,侵蚀细胞,致细胞死亡或变异,进一步瘀经阻络,形成恶性循环,而百症生也。

经络阻致气不运,血不行,津液不佈百症何除?中医圣贤早有治则:“经络通病无踪。”

“通则不痛”,由此可悟:祛败血痰湿是克顽、除难、解疑的卓效大法。清除的速度快,疗效则速;反之则效迟;清除的不彻底症虽缓,元气复归不足,病必再发;周身清除的彻底,经络必通, 气血必活,津液必佈,元气必自复如常,百病方可无踪,体久固也。

中医治途甚广,内外治法同功,众患问:“顽症内治,为何众医不应,久药不效,或效而即逝?”愚见:一法一药各有其长亦有其短,单施力难克顽。皆因众药虽有其功,而无其力,全非医之“过”也。需内治法与外治法同施,外治各法亦需相合,霸治法与揉治法互参,取长补短,方可力专效宏。故愚以中医理论为指导,以外治法为利器,不仅握其形,更重悟其魂,针对除湿、祛痰、活血化瘀验其功,经数年临床验证,筛选形成了自成一体法平效奇的诊疗法。为:“天下无神奇之法,只有平淡之法,平淡之极,乃为神奇”(医醇胜义) 的科学治疗观做了证明。

一、诊法:以触诊,问诊为主,望诊为辅,三诊互参,了解病情,判定病位。其依据是:“内有疾必形于外”,故望之则明,问之则祥,判定病位活用“阿是穴”处之则准。诊脉辩证,必得道之医能明,余医难准也。故愚不诊脉,免误诊欺患也。

二、疗法组成:

1)以药灸、拔罐、刺血、痧疗霸治法攻邪为君。

功用:激活神经、开腠理,迫水湿痰浊,腐血从汗孔外达,活血破瘀、消痛、止奇痒。

医理:痰毒尽,经络则无阻,气血行,元气必自复,津液布体润而面荣。

     2)以药敷、熏熥,温热疗法为臣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功用: 逐除上下内外浮游之邪,补君法攻坚难歼流寇之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医理: “血遇热则行”阴中求阳,即可逐寒又可以热引热,又防干热之燥弊。

      3)以“培土生金”、“提壶揭盖”、“引火归元”主内调法为佐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功用 :健脾、利肺、壮肾水、平肝、强心。增强相生相克功能,以期整体平衡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医理 :脾健可促进吸收而利湿,肺宣可行肃降,通调水道之责,增强代谢功能,湿浊能祛,壮肾可固先天之本,元阳壮可温暖全身,一身各部位寒凝可化。且久病各脏衰,邪虽去,正气复来,但仍是百业待兴,故用经方调理善后为妥。

      4)以指导患者调整饮食得宜为使。

        功用 :为气血,津液生成提供生理需用的足够原料。

        医理 :饮食失宜同是致病的重要因素,其得宜是恢复自愈能力保证康复的重要措施。

三、优势与特点

1)本法统治一身上下内外之疾、即精准治已病,又广泛防未病。皆因:已病未病均由痰浊、腐血而生,已病未病只是已感觉到或未感觉到而已。故,痰浊尽腐血除,经络通,百病皆无踪,不需换法调治也。

2)本法攻邪,符合“大道致简”的哲理,无需分阴阳表理,寒热虚实,更无外感六邪,内伤七情诸因之虑。病机不同,表象各异,临症需转逆为顺,故备“君、臣、佐、使”四类疗法互参,虽非内治,其理与用药组方同,臣法调理不在此论,必需严遵内治之规。

3)不仅能准确地消除主症,又可使它症神奇地不治而愈。皆因:经络相通、百骸一体,治此处、彼处气血通也。

4)依病位的多与少,所治病位病理表象的顺与逆,一身病位是否全消,以此为据可对何时产生疗效?何时基本治愈?愈后效果如何?日后会有哪些疾痛为害?均可大至做出基本预判。皆因:痰出的顺与逆、快与慢、各有其时,痰尽病除、痰留病在,均有规律可循,故此论并非枉言。

5)用外治霸法治顽疾,无需服内治之“猛药”,避“是药三分毒”,猛药难施,平药难效,病机复杂难辨,错治之弊,确保安全性与疗效持久性, 施用此法缘于各代先贤:“不药而愈”及“治乱世需用重典之论。

6)此法治顽症,法法见功,全无“花拳绣腿”误治之弊,可解内治攻顽, “盲人摸象,百药不效”之难。

7)出毒处初期肤溃不忍视,其奇在于肌肤随着毒浊出而日生,毒尽肤亦平,即是糖尿病溃后不易愈合的皮肤也别无二论,虽体质有别,但临床无一感染之例。皆因: 此法合于“腐祛新生”之理。

愚现年六十六岁,民间临床近十八年,所论皆受医理启蒙,临床疗效均有医理指导临症经验而获,所遇之症皆验,尤对经治的各类痹症可谓百无一失。此论是否枉语?前有临床资料可证,后可通过不同病症经临床接受检验。此意绝无“哗众取宠”,初心乃是用疗效证明民间中医各类专长的存在,同时用疗效说话,反击社会对中医不科学无疗效的诟病,奉献一点绵薄之力而已。

    望引起中医管理机构和有识之士的重视,我愿将临床经验献出,对这一即体现中医“简、便、验、兼”特点,又可颠覆现代医学对部分疾症不可逆转的理论观点,对实现健康中国可望做出立竿见影贡献的大众疗法,共同研究、完善、验证,使其成为即系统又正规的中医特色疗法造福当代与后世为中医增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 窦云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辖属:河北省丰宁县

 

 
最新文章
热门排行
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民间疗法研究专业委员会
京P12345234324 主管单位: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管理局 监管注册: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民政部
联系邮箱:2454608689@qq.com - 在线QQ:2454608689